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公司新闻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3亿人口还没用上电印度能源期待中国投资

作者: admin  时间: 2015-12-10 09:45:18 \

印度空气污染非常严重,白色大理石建成的泰姬陵是印度著名古迹,也是世界遗产,如今已被“染”得略带土黄棕色
施压方式之一是对标中国。其中的“重要一击”就是质疑印度为何没有像中国那样给出碳排放达到峰值的时间点。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2014年公布的数据,全球空气污染最严重的20个城市中,有13个是印度城市。其中,印度城市新德里、巴特那、瓜缪尔、赖布尔位列前四。

\

在遭遇污染危机的同时,印度的经济发展依然需要能源的支持,可大量使用煤炭的印度还有3亿人口没用上电,且电力运输的损耗率高达26%。

 “很希望印度能发展成像中国这样,这主要是指人们的生活方式和水平,但这种发展是来自于可再生能源,而不是煤炭,这是我们所期待的。”南亚气候变化行动网络(CANSA)主任Sanjay Vashisth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印度能源效率局局长马瑟在气候大会上对本报记者表示,印度希望中国投资者来印度设立工厂,这也是具有投资价值的。至于太阳能的投资,并不会出现地方保护政策,90%都会向外资开放。

印度“被对标”中国

早在今年6月30日,中国就早早给出了颇为有力的“国家自主贡献”,提出到203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0%左右、森林蓄积量比2005年增加45亿立方米、二氧化碳排放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并争取早日实现等硬指标。

对比来说,印度的“国家自主贡献”则显得弱一些。增加了“在国际的支持下”的前提之外,只提出“到2030年将非化石燃料在其能源结构中所占比重从今天的30%增加到40%左右,由此在2022年增加1.75吉瓦(1吉瓦=10亿瓦)的可再生能源生产能力”,并没有提出二氧化碳的达峰时间。

气候大会第一天,印度就高调推出了121个阳光充足的国家联盟,推广使用太阳能。但在第二天的国际太阳能联盟新闻发布会上,不少外媒并没有将目光聚焦在联盟本身,而是以中国的表现为对照向印度代表提出了疑问。其中最主要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没有像中国那样给出碳排放达到峰值的时间点?”

印度一家基金会的发言人K Srinivas在发布会上回应:“印度现在的处境比较像10年前的中国。目前印度有3亿人口没用上电,还存在巨大的电力缺口。目标是在2022年让所有的印度人都能用上电。考虑到如今印度的缺口,像中国那样提出峰值的时间并不现实。”

Sanjay Vashisth紧跟着上述回应强调,虽然没有给出二氧化碳排放的达峰时间,但印度已经提出了国家自定贡献预案,到2030年将可再生能源的发电占比增加到40%,这已是迈开了实在的一步。

西方的策略?

在中国外交部气候变化谈判特别代表高风看来,印度“被对标”中国,更多的是西方政府借媒体给印度施压的策略。
12月4日,气候大会现场的露天直播台上,三位分别来自中国、印度和美国的代表正在寒风中与印度国内的专家连线,参加一场由印度媒体进行的电视辩论。

作为美方的代表,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国际项目主任施密特指出,西方媒体总是习惯把人分为好人和坏人,称印度是此次峰会的“障碍”也是如此。来自南亚气候变化行动网络的印度代表更是将矛头甩回给了发达国家,直指如果发达国家一直推卸责任、不愿承担,那么气候大会的谈判就很难有结果。

11月24日,印度总理莫迪在新加坡举行的印度—新加坡经济大会上讲话。事实上,在峰会召开前,印度总理莫迪就在英国媒体上强调,富裕的发达国家仍然有义务在应对气候变暖问题上承担主要的责任,那些“依靠大量石化燃料先发展起来”的发达国家必须继续承担最重要的担子,任何不以此为前提的讨论都是不道义的。

马瑟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每个国家在谈判时都有各自的策略,这些策略包括到底什么是对他们最重要的。事实上,不管是升温控制在1.5摄氏度还是2摄氏度以内,都是科学得出的数字,现实中这更多的还是政治问题。

在马瑟看来,中国和印度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印度和中国相比,有些挑战是相似的,有些却不同。所以我们想要展示的是,印度人想要拥有高质量并且可持续的生活。”

12月4日,借着印度金奈地区遭受的洪灾,来自非洲的绿色和平全球总干事库米˙奈都专门给莫迪写了一封公开信。信中写道:“我恳请您顾及那些在金奈洪灾和其他地区忍受气候变化灾害的人,我和我所在的绿色和平提议印度政府接受2050年前使用100%可再生能源的长远目标,这是将全球升温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关键。”

马瑟表示,中国和印度现在使用的主要能源还是煤炭,“因为这是最便宜的”。但两个国家都在努力使用可再生能源,因此,两国都需要能源,也想使用更多的可再生能源,只是必须不断降低它的成本。

高风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印度在此次巴黎峰会上的表现已算不错,一开始就成立了国际太阳能联盟。至于推出碳排放达峰的时间,印度确实有困难。如今的印度就像此前中国在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峰会上的遭遇,被发达国家天天围着施压让其减排,“中国曾经经历过这些,而这次也是相对的,凸显了印度”。

“希望发展成中国这样”

作为生产太阳能电板的领导者和庞大市场,中国正在加大发展新能源和环保技术的力度。根据新能源咨询机构GTM最近的一份调查,中国的太阳能电板装机量将在今年达到全球的四分之一,成为太阳能发电量最大的国家。公开资料显示,中国预计在2015年新装发电量14千兆瓦的电池板,而目前全球总的太阳能发电能力为55千兆瓦。

对于印度来说,未来的能源发展计划中也将发展清洁能源,尤其是太阳能发电作为重点。根据规划,印度计划到2022年安装175吉瓦的可再生能源,完成100吉瓦的太阳能装机容量。

那么,在经济发展的模式和路径上都颇似中国的印度会成为第二个中国吗?Sanjay Vashisth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印度的经济是以外包服务为主,而中国是由制造业支撑,在这点上有所不同。但莫迪最近提出了印度制造,也开始发展本地制造业,这些路径都颇似中国。

对于印度发展可再生能源将面临的挑战,Sanjay Vashisth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首先,可以承担得起的发电成本是关键,因为普及太阳能发电就是为了能让印度的那些穷人也用上电。其次,电力技术和相关的解决方案也是挑战之一。目前仍然有很多印度人没能用上电,这不只是技术的问题,还关乎电力的运营和管理。即使拥有了绿色技术,如果管理能力跟不上,同样不行。第三是能源的效率问题,要用绿色能源取代传统能源,必须解决能源使用的低效。

值得一提的是,印度的发电效率较低,输电过程中漏电严重。上海电气印度分公司业务拓展处处长张清华此前告诉本报记者,印度电力运输的损耗率约为26%。公开报道显示,印度政府公布的输配电损耗率为22%,并已设下目标,2019年时将该数值降至15%。

面对印度巨大的能源市场,今年10月,正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南存辉就向莫迪递交了投资意向书,计划5年内向印度的能源领域投资16亿美元,建设150万千瓦太阳能,预计年均发电25亿千瓦时。